996的时代,结束了

96的时代,结束了"

8月26日上午,最高人民法院和人社部联手明确指出,996严重违反法律关于延长工作上限的规定。
996是互联网界的普遍现象,而这是第一次以这么高的规格指出996违法。
996的时代,结束了很多人纳闷了,996违反劳动法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,还用得着最高法专门出来指明?你说的没错,996是肯定违反劳动法的,但现在那些执行996的企业却不违法,所以需要最高法出来专门点名。你不是说996肯定违反劳动法么,为什么执行996的企业能不违法?因为那些执行996的企业没有996啊。996是一种企业文化,从来都不是一种企业制度。哪个执行996的企业要是敢把996写在合同上,或者说写在公司的规章制度里,你随便去告,一告一个准,阿里腾讯的法务一起上也得输。但问题的关键是,这些企业没有把996写在制度里,甚至没有留下任何要求你每天必须上班到几点几点的文字痕迹。996是一种企业文化,这句话是的意思就是公司上上下下都是默认996的,包括理论上和你同一阵线的普通员工。你上班的第一天,就会看到所有的同事和领导都在加班,上午9点上班,下午9点所有人都还在,甚至夜里10点都能全员开会,没有任何人觉得这有任何问题。如果你想在下午8点回家,在这种氛围下会感觉自己好像是在主动旷工。理论上你今天上班8个小时就可以了,但是在公司没有要求你加班,领导也没有要求你加班的情况下,你自己主动996了。很显然,996是一种潜规则而不是明规则,那如果有愣头青非要8小时下班该怎么办?互联网企业规模那么大,总会碰到这样的愣头青的。这样的人一旦出现,领导很快就会给这个人打很低的绩效,发很低的奖金,然后将其劝退,理由就是这个人破坏公司氛围。而你身边的其他普通员工不仅不会支持你,反而会趁机多加班,拼命的表现自己,试图多拿点奖金,另外获取升职机会。因此,在明面上,中国那些大型互联网企业全部都没有实行996。不服你可以随便去查,带上劳动局的人和律师去挖个底朝天,要是能查到半点违法的证据就算我输。公司没有要求员工和管理层加班,至于为什么上上下下所有人到了晚上9点还不回家。也许是他们觉得公司氛围好,在培养感情吧。996的时代,结束了
这就是所谓的996企业文化。
很明显,这种实际违法但明面上怎么查都不违法的行为,是企业利用自己的特殊优势地位对劳动者实行的潜移默化的威逼,钻了劳动法的空子。所以以前没有处罚,因为按照法律企业无罪。那为什么现在开始处罚了?因为996的存在已经开始慢慢的违反了劳动法的立法原则。要探讨996现象,你不能单纯的去看纸面上的劳动法,必须要理解劳动法的立法原则。中国的劳动法非常的奇怪,从纸面上看异常的严格。2012年新劳动法颁布时,全世界的资本家都震惊了。在全世界的范围内,劳动法都是约束劳资双方的,对资本家有约束,对劳动者也有约束。但是中国2012年的这个新劳动法,是单方面约束资本家,各种惩罚条款清晰无比,但对劳动者几乎没有约束。我举个例子,2012年之后,如果不签劳动合同,劳动局会单方面惩罚公司。签了合同之后,如果公司违约,劳动局会惩罚公司,怎么处罚劳动法规定的很详细且易于执行。但如果劳动者违反了合同,那几乎就是没有处罚,劳动法规定的很不详细且难以执行,落实在实际操作中就是没有惩罚。再说细点,如果企业想开除一个员工,结束劳动合同,那按照劳动法是必须要给N+1赔偿的。但如果员工想结束劳动合同,只要说自己想辞职就行了,不批就消极怠工,白领工资,按照目前劳动法企业完全拿他无可奈何,只能批准。因此,劳动合同对于劳动者是单方面保护,对于企业来说几乎就是废纸一张,唯一用途是应付劳动局检查。为什么会实行这样单方面保护劳动者的法律?因为当时中国的劳动现状太糟糕了,劳动者维权意识非常弱,大企业利用自己的特殊优势地位肆无忌惮的侵害普通劳动者的权利。不签劳动合同不交社保,肆无忌惮扣工资,上班半个月一毛钱拿不到的现状比比皆是,劳动者上诉无门,甚至连证明自己和企业有劳动关系都很难,因为没有劳动合同。在这种背景下,号称全球最严厉的劳动法出台了。出台这种单方面保护劳动者的法律,唯一目的就是修复当时的劳动关系,让劳资双方能够在一个公平自由的条件下去雇佣和工作。保证劳资双方的公平自由,这就是劳动法的立法原则。之所以在纸面上单方面保护劳动者,那是因为2012年之前的劳动者地位过于低下,需要特殊保护。也因为这个原则,你会看到,虽然劳动法从纸面上是单方面保护劳动者的,但如果有个别劳动者利用特殊优势的法律地位去恶意投诉企业,劳动局也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裁决。裁决的判定标准其实很简单,这家企业是善意对待劳动者的,还是恶意对待劳动者的。如果这家企业是善意对待劳动者,按照常规人的理解是公平自由的和劳动者进行薪资谈判的,那劳动局会倾向于不处罚,让双方自行调解,如果企业确实因为规模小,无知,无话可说的违反了劳动法的某一条红线,比如没有劳动合同等,那就从轻处罚。但如果劳动局依据现有证据判定企业是恶意对待劳动者,按照常规人的理解会非常生气愤怒那种,那劳动局会倾向于从重处罚,按照法律上限去罚,让这个企业长长记性。严立法,是为了能够在执行的时候有法可依,保护弱势善良的劳动者,打击恶意的企业,并不是为了故意坑死善良的企业。按照目前劳动法的纸面规则,假设劳动者和企业能量一致,法律意识一致的话,双方都故意利用法律条文坑对方,那企业早就被彻底玩死了。但是在实际操作中,劳资双方都平稳的进行雇佣和工作,双方携手创造财富,社会总体稳定,并没有出现大规模故意利用法律条文坑害另一方的情况。企业没有这么做,是因为不敢,法律对企业制裁很严厉。劳动者没有这么做,是因为绝大多数劳动者都是善良的,且法律能力不足,个别异数由劳动局单独处理,一事一议。这就是中国式的执政智慧,用一个看起来偏颇劳动者的法律条文,外加劳动局的精细评判,实现了现实社会中劳资双方的平衡,促进了社会财富最大化的发展,消解了劳动者的怨气,也让企业能够在一个安定的社会里发展。然后,996出现了,恰好钻了新劳动法的立法盲区。996这个词最开始出现,是2019年3月27日,一个名叫“996ICU”的项目在程序员惯用的GitHub上传开。“工作996,生病ICU”,这句话瞬间火爆网络。 996的时代,结束了2019年4月11日,人民日报针对996工作制发表了文章《强制加班不应成为企业文化》。
996的时代,结束了2019年4月12日,阿里巴巴在自己的官方账号上发布了马云的观点,针对性的反驳,支持996。
996的时代,结束了 里面经典语录很多,引发的民怨之大,瞬间让马云的民间形象彻底反转。摘录几段给大家看一看: 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,你什么时候可以996? 你一辈子没有996,你觉得你就很骄傲了? 所以今天中国BAT这些公司能够996,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。你去想一下没有工作的人,你去想一下公司明天可能要关门的人,你去想想下一个季度公司的Revenue在哪里都还不知道的人,你去想想你做了很多努力的程序根本没有人用的人……跟他们比,直到今天,我依然这么觉得,我很幸运,我没有后悔12×12,我从没有改变过自己这一点。 这里面最出名的那句话就是修来的福报,这句话后来几乎成了马云的代名词。仅仅几个小时,舆论狂潮就出现了,全网一边倒的批判马云,而就在一天之前,马云的形象还是相当正面的。 996的时代,结束了当天晚上,看到形势不对,马云紧急出来灭火,否认996,但依然暗戳戳的说自己向奋斗者致敬。
你们说996不对,那就不对喽,但我依然认为那些996的人是奋斗者,应该被致敬。再翻译过来,就是随便你们怎么说,反正我们不改,那些不想996的人都是混日子的失败者。 996的时代,结束了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这种小聪明自然不可能瞒过人民群众,于是马云又被猛批了。
4月14日,人民日报发布文章《崇尚奋斗,不等于强制996》,直接给了定性:对996有争议,并不是不想奋斗、不要劳动。没有人不懂“不劳无获”的道理,但崇尚奋斗、崇尚劳动不等于强制加班。苦干是奋斗,巧干也是奋斗;延长工时是奋斗,提高效率也是奋斗。因此,不能给反对996的员工贴上“混日子”“不奋斗”的道德标签。 为什么996的争议一出来,人民日报就单方面站人民群众,是为了打压马云么?996的时代,结束了2019年那会,马云的形象还没那么差,官方也没有打压马云的意思,不然2020年蚂蚁金服也不可能走到上市那一步。
在996争议中单方面站人民群众,那是因为我国的立国之本就是人民群众。在劳资争议中,如果占据优势比例的人民群众一致认为某件事是错的,那它就是错的。如果现有法律和人民群众的一致呼声有冲突,那应该改正的不是人民,而是法律。权利属于人民是宪法上的原话,你以为是说着玩的?所以,人民日报想都不用去想,肯定是无脑单方面站人民的,其他政治力量的选择也是如此。 996的时代,结束了既然官方最高媒体都出来批判996了,那为什么996现状还在继续?
因为996这个事不好处理。从明面上,企业完全没有违法的证据,实际调查中,企业的薪酬结构也是善意的,并没有通过欺诈和威胁等手段,利用996去恶意剥削压榨员工,实行996的企业薪水都相当之高,甚至有加班一天费用6000元的新闻被爆出来。如此之高的薪酬,导致996的呼声虽大,但是在人民群众里的意见并不是铁板一块,相当多低薪劳动者并没有完全站在码农那边,不少人甚至颇为眼红码农的收入,一天加班费顶别人一个月工资,这确实很难让人共情,只不过这些人日常从事辛苦的劳动,不能天天待在电脑前,很难在互联网上发声而已。以上两条,导致了劳动部门很难下定决心,把实行996的企业列为恶意企业去严厉打击,这和劳动法的初衷也是违背的。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,我们选择了效率优先,当时8小时工作制的企业很多,但没有人觉得这些单位是好单位。穷怕了的中国人,认为发高工资的单位才是好单位,辛苦一点没什么。这种思维导致了沿海的很多工厂里007横行,每月只休息两天,一天工作14个小时,比996还要过分的多,但只要钱给够,劳动者没有怨言。劳动者厌恶的是那种恶意扣薪,恶意欺压劳动者的企业。因此,过去40年里,中国一直在向着这方面努力,打压黑心企业。工作时长并不是重点,重点是你给的钱是不是超过社会平均值。因此,沿海工厂的007制度,互联网企业的996制度,在过去40年里是在社会容忍范围内的,也创造出了大量的财富,符合效率优先的导向。那为什么现在要开始反对996了?因为2021年,是中国政策的一个重要转折点,中国的政策导向从效率优先,转为效率和公平兼顾,开始调节贫富差距,缓和社会矛盾。如果效率优先不是第一导向,需要兼顾公平,那哪怕996的公司是善意和劳动者商量薪酬的,也有问题。以前确实问题不大,但现在有问题了。除此之外,2021年还发生了一个重大的政策转折,就是人口政策,迅速下滑的人口出生数据导致中国政策转向,开始全方位的鼓励人口生育。这个时候,我们突然发现,996成了刺激人口增长的重要拦路虎。生孩子很难,养孩子更难,不是单纯有钱就可以解决的事情,还需要时间,大量的时间。不管你赚了多少钱,你一天的时间都只有24个小时,而带娃是需要时间的,要培养和孩子的感情更是需要每天都投入一定的时间。996的人,夫妻双方都996的人,根本就不可能生几个孩子,一个都会累得够呛。这和每个月赚多少钱没关系,纯粹是因为时间不够用。内卷的996文化,让大量城市中产阶层不敢生娃,甚至不敢结婚。这么搞,这么去奋斗,赚的钱是多了,社会财富也增加了,但社会人口没了。城市中产抚养出来的孩子,是国家最需要的人口,教育质量高,人口基数大,这群人少生带来的危害是非常大的。在以前,996有避孕的天然效果,符合计划生育的导向,但现在导向已经反过来了。这两个因素在2021年同时出现,且互相共振,就导致996的问题又重新被拿回了台面。如果取消码农的996,那么原本3个人干的活现在可能需要4个人干。每个人的收入理论上应该都会少一点,但依然很高,足够养育孩子用了,也远远高于社会平均值,依然是中产。而本来只有3个码农的岗位现在需要4个,这就凭空把社会中产的数量给扩大了。正好,国家在提倡橄榄型社会,要增加社会中产的数量。而每个码农多出来的时间,可以放松,可以和家人享受天伦之乐,可以和大自然亲密接触,生活的幸福感也大幅增加。社会矛盾大幅缓和了,内需消费也促进了。这简直是完美啊,消灭996没看到什么坏处,好处到是一大堆。天时地利人和都在,还有比这更顺手推舟的改革么?中国赚取的财富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量级,这个时候一味的追求财富增长速度是不可取的,考虑社会矛盾问题,考虑贫富分化问题,考虑人口结构问题,追求长期发展的稳定是一个必然的选择。赚钱是为了生活的,而不是为了赚钱牺牲掉生活的一切,中国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穷了,我们不能本末倒置。因此,996在2021年被重拳打压。不出意外,这个词很快就会成为历史名词。欢迎把我推荐给你的家人和朋友哟


96的时代,结束了"

本文原创来自熊猫微课。发布者:Aaron,转载请注明出处:

https://www.mbasoho.com/6965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